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置顶] 【转发,陈盈科,留在抚远的梦】赶牛

2016-7-15 22:00:36 阅读59 评论1 152016/07 July15

  

  赶牛  

   那是个悠闲的秋日,是我连那些长势惭愧的玉米快熟了的日子。连里大面积地种小麦,大豆,只在菜地边种了几垧玉米。

   当然是悠闲的,虽然这样的日子好象很少。

    我正从营部往回走,方圆百十里地只有那儿的小卖部算是个“店”,记录着我们全部的商业行为。不记得那天买了什么,也许只是盒牙膏,主要是去逛逛。

  走的路是二抚路的一段,只要是二抚路,就很少能在路上碰到人,你可以边走边可着嗓子唱上一段或干脆大叫两声。

  身后有稀里哗啦的自行车声。骑在这条路上,多好的车都稀里哗啦。嘿!今天还真瞧见了一辆好车,是郭志瑄骑着连长老范那辆苏联产的铝合金自行车追过来了。

  也是悠闲的,郭志瑄追上我就跳下来,推着车和我并排慢慢溜达;老范这辆轻飘飘的车太单薄,不忍心用它带人,再说,秋风拂面,蚊子不多,二抚路正是散步的好去处。

  往连里方向走,那片玉米地在右边,路基略高,青纱帐就挡不住远处的树林,此时的树林多了黄红二色,画一般展开在蓝天淡云之下。另一边色彩单调,是已翻过的麦地,那时还是我连面积最大的地号,看着让人自豪。

  也许是听到了我刚才的歌声,郭志瑄也开始唱“……连绵的大青山大青山啊,我在那里放过牛羊……”老范的车哗啦啦地给他伴奏。

  郭志瑄嗓子比我好,音也准一些,他唱的时候我一般不跟着掺和,可是好心情不断从身体各处溢出,有点痒,于是,每路过一个路边的砂石堆,我都要拣块石头,瞄准胡乱锁定的一个目标掷将出去。

作者  | 2016-7-15 22:00:36 | 阅读(59) |评论(1) | 阅读全文>>

[置顶] 【转发,陈盈科,留在抚远的梦】自鸣得意

2016-7-9 23:10:47 阅读37 评论0 92016/07 July9

自鸣得意---

草甸吹来的风

什么?您也下过乡?那好,我问你,你注意过夏天的风吗?不是那种楼缝里钻出的风,是原野上徐徐的,坦然地,带着一些味道的风。当你拄着铁锹小憩片刻,它就会跑来与你窃窃耳语,累吗,有点热是吧,你还那么年轻,这不是真正的累,马打个滚就能恢复疲劳,你闭上眼,想想打滚,想想别的,想什么都行,试试。你信了他的话,真的想了,真的不累了。

    当从草甸吹来的风有点凉了,没有防备的你不由得打了个冷战,新开垦的土地太辽阔了,一点遮挡都没有,可凉风却依然亲切、热心:你别只顾干活,瞧瞧北大荒的秋天,往远一点看,顺着风,或者随便,没注意吧,世界不再碧绿,草甸全黄了,可东边、北边的林子还要等一等,绿色、金色、红色,再配上无边的碧蓝,斑斑驳驳的,这幅画描出来不容易,你是知青啊,你怎么能无动于衷呢!

    我是知青,我大概会用毕生来赞美这些画,对大自然的恩赐,我诚惶诚恐。即使在我抱怨命运的蹉跎、时代的不公时,你,北大荒的轻风,也是我难忘的朋友。

                                 

作者  | 2016-7-9 23:10:47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转发,陈盈科,留在抚远的梦】路标

2016-7-8 10:26:37 阅读21 评论0 82016/07 July8

     路标

  形容70年代初的我们,至今没有一个准确的描述,连主旋律提到这段都吞吞吐吐,我们自己更是七嘴八舌,涉及往事,觉着自己每回说的都是真话,细品前言后语又充满着自相矛盾的地方。听到别人那些充满诗意的回忆能引起我们的共鸣,甚至会跟着豪迈,那确实是个只要把红旗舞动起来,青春就会随着激荡的火热时代,我们可以作证。而对一些带着怨恨的诉说我们也不反感,那些牢骚我们都发过,我敢断定,您若是男的,您当初说这些时肯定都是带着脏字儿曰出来的。

  挥舞红旗也好,咬牙切齿也罢,这一切用一个“那会儿太年轻”就可以简单的概括了吗?我觉得不该如此草率,我们和上一代下一代一样,伴着成长,也是有一个心路历程可循的,找到这模糊轨迹的几个大的起伏处,和当时社会的变化都是有联系的。

  我翻自己当年写的一些家信时发现,在9.13事件前,我从没有抒发过一点失落、不满之情,这方面想必您也有体会,能感受精神上的痛苦是需要一种能力的,我们那时尚未具有这能力,我们都坚信自己有信仰,不知历史,不知人应有的权利,也不知道世界现在是什么样,所以——(别告诉她啊,我偷看的)陈太太在当年一篇日记的最后两行中写道:“……早点睡吧,为明天的战斗作好准备,我们将和二排一起去北甸子割草,支援世界革命”。

  当然,能保持有信仰支撑也需要条件和环境,我们除了同类,只同当地职工接触,他们简单、朴实,既然他们被任命为再教育的老师,我们的课程也就是学习朴实,崇尚简单,而摈弃怀疑和思考这些在学校才容易产生的“不合乎”(

作者  | 2016-7-8 10:26:37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转发,陈盈科,留在抚远的梦】老辛头

2016-7-5 22:11:38 阅读21 评论0 52016/07 July5

老辛头2

 老辛头的每一个故事都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我觉得我爱听的大家也一定会有兴趣,没有把握的是人家会不会认为我是在借老辛头的嘴编自创的段子,所以我边复述,边期待着听过原版的伙计出来作证,至少每个故事在烘炉旁首播时都会有老头的徒弟在场吧。

  老头的徒弟也都不是凡人,大师兄于向舒,我们到抚远不久他就去了武装连,再说,他也不大像个铁匠,太稳重,浑身罩着书卷气,比起来,外号黑子的二师兄李静与那把大锤倒更般配一些。待到我们六九届裹着黄棉袄到边疆后时,老辛头又收了两个天津徒弟,我若真想找证人,也就得指望这二位了,可近日有个机会见到了三师兄张同树,探了探口风,话头却很虚,形容老辛头开讲时现场的氛围,说老辛头讲得兴起,还配有让人印象深刻的身段儿,总之全不适合为某个故事作证词,再说吾兄张同树连天津话怎么说都忘了,就这记性,您还相信他会站出来明确地支持我,说那个雨天,我师傅确实讲了这么个事。

  老辛头和徒弟们是一种什么关系,大家可从一件小事中品出来。

  那一日,我们正在“院”中看机务的几个人修车,老辛头抄着手从家属区走过来,李静一只手藏在身后迎上去,脸上洋溢着喜色,

  “辛师傅,您猜我领来什么啦”?

  “啥——”

  “您好好猜猜,您念叨好几回了。”

  “我想要的玩意儿多了,那哪猜得着!”

  李静夸张地把原本背着的手高高扬起,李玉和般高举着手里的新油灯,崭新,玻璃灯罩还套着包装纸,金属部分亮晶晶的。

  “嚄”老辛头脱口而出

作者  | 2016-7-5 22:11:38 | 阅读(21)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发,陈盈科,留在抚远的梦】玻璃杯

2016-7-4 11:07:53 阅读36 评论0 42016/07 July4

玻璃杯

 现在想起来,让王永发拖着那般瘦弱的身体到北大荒去“锻炼”,应算是一件挺残酷的事,可我们那时就泡在各种残酷中,自家也常自顾不暇,看到有比我们还狼狈的,不会去同情不说,还常会笑。

  永发和我们同岁,却依旧保持着孩子般的身材。有段时间我和永发在农工排的大通铺挨着住,瘦小的永发行李却颇具规模,无论是被是褥都比我的厚一倍,但他依旧是冷。他的肾大概是有点毛病,早上起床常拿我当镜子用,用手指使劲按一下脑门,然后问我,恁么样,还肿嘛?我打量着那个小坑儿,含糊地说,比夜个好多了。永发的心于是就宽了许多。

    在林子里看永发吃力地对付一根并不粗的木头,听永发不住地嘟囔“天真你妈冷”,再看永发小鸟一般的饭量,连里的人渐渐都品出永发的那个外号确实挺贴切的,叫起来也就顺口了,连老职工淘气的孩子见了他都会大叫一声“半条命”,然后嘻嘻哈哈地跑掉。

  但毕竟是天津这块阳刚土地上的苗,永发其实也是个有血性的汉子,我们不吃一次亏就总是忽视这一点。

  七二年永发探亲回来,有好几天都在鼓捣他那个手提包,而且总见他小心地捧着个可疑的纸包在家属区出没,开始没人在意,次数多了就有些好奇心生出来,正待交头接耳打探,永发自己忍不住开始炫耀,他举着一个漂亮的玻璃杯对大老李说,我爸爸是你妈天津玻璃器皿厂的,(永发说话口头语密集,只是听听的话,可以很快习惯,但写出来变成文字再看就总觉有些扎眼,以下引述时换两个字)生产出口玻璃杯酒杯嘛的,天津市尼玛有名!大老李于是张口便要:你带的多么,给我一个。“没啦,没啦,

作者  | 2016-7-4 11:07:53 | 阅读(3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发,陈盈科】留在抚远的梦,都是pk惹的

2016-6-30 21:21:35 阅读23 评论0 302016/06 June30

       都是pk惹的                                                                   

    我有一次不小心说了句真话,看了我营战友朱家麟先生当年的几篇日记后,我不禁感慨道:唉,这些文字真无情啊!

    这么说恐怕有不礼貌之嫌,说过后总想找机会解释一下——我指的是文字,侬晓得哇,和朱先生本人的情商如何是没有关系的。

    当七零年的我们没有任何包装出现在朱先生博客里的时候,我常有半信半疑的感觉——那应该就是我们,朱先生绝对犯不上为了什么目的去篡改那些琐事,可我们真的就是那样吗!这本日记的“无情”就在此,我们想回避的,想忘记的,想一笑一撇嘴,打个马虎眼省略的事实变成了白纸黑字摆在眼前,你只能再次让自己去面对你记忆中有意无意遗漏的那部分,面对你那时的真实面貌。

    我于是翻起箱子来,找到了一些当年留下的家信和散乱的日记,和朱先生70年的思想状态对照一下,竟是惊人的相似,我们都操一种语言,思路循的都是一条既左而窄的套路,初到边疆,我们就是靠的这种信念战胜了城市温馨生活和边疆艰难创业的巨大反差,但又不得不承认,人这样确实有点傻,我和朱先生,和大家都一样的傻,我们现在姑且将这称作“纯极而傻”,我和很多人至今仍觉得这不但不丢人,而且还挺……那啥。

    有一位现在隐在上海的北方汉子曾撺掇我和朱先生PK一下当年的革命境界,我没敢接招,这本是件很容易的事,我那些“故纸堆”就在手边,随便翻开一页,便能见到那些铿锵有力的句子,摘下一段贴出,就和朱先生当年一样革命了,你比如那年麦收收尾时,咱这样写道:

  “麦收结束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往后可以清闲一些,我们十分清楚,跟着毛主席干革命,就要

作者  | 2016-6-30 21:21:35 | 阅读(23)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发】留在抚远的梦.陈盈科.各种味道

2016-6-17 21:14:07 阅读34 评论1 172016/06 June17

抚远,洪河保护区

各种味道  

  陈盈科

    春天,刚开化那段时间,这条隐在草甸子里的河根本不像有鱼的样子,一米多厚的冰层变成浮冰飘走的时候,将和它有粘连的所有水草连根拔起,冰排消失之后河床如收割过的黑土地,在冰凉清澈的水下袒露着,毫无生气,黑色的河底使水面颜色也很深,却能一眼见底,我趴在船帮上疑惑地向下望着,一览无鱼呀,该把网下在哪儿呢?

    幸亏船上有个胸有成竹的船长,王凤山不理睬我的疑惑,例行公事般地指挥着:去那小水湾子,网横着下,往东,北边一点。可在水面上,我只知道左右,不认南北,东满舵这样的指令常让我不知所措,这就使船长本来简洁的口令杂乱起来,解释、责怪加叹气,挺费口舌,我们三个人竟让清晨的河面有些嘈杂。

    我们的船大,三个人在上边手忙脚乱的也不显挤,我们连最早的渔业队就是王凤山,王立明,我,他俩都是熟练的把式,说手忙脚乱是因为我们还都穿着臃肿的棉袄棉裤,举手投足都显得笨拙,当然,还是可以看出来,我要更笨一些,而且是黄棉袄。

    网都下去了,往回走,凤山坐船头,没了船长的严厉,吧嗒着嘴,吸溜着鼻子,眼睛也幸福地眯起,明天,咱就有开江鱼吃啦,这水哇凉哇凉的,鱼都还没开胃呐,肚里干净,不用收拾直接下锅……瞧着一个见过世面的船长都被美成这样,我便暗中上了心,所以第二天我们围坐在灶前端着碗开始操练时,我就将送

作者  | 2016-6-17 21:14:07 | 阅读(34) |评论(1) | 阅读全文>>

【原创】留在抚远的梦.醉在年三十儿

2016-6-17 20:49:27 阅读44 评论2 172016/06 June17

摄于抚远,洪河保护区

上海人讲的“大年夜”,在北大荒那嘎达叫“年三十儿”。那个十字,应该是读“神儿”,卷舌加长调才能读出那个味。

话说1974年的“年三十”,修理所、加工厂男宿舍的十位兄弟,谁都没回家探亲。上午十点多就从食堂领回了面粉和饺子馅,这帮小老爷们儿开始笨手笨脚地包饺子。开两瓶鱼罐头,两瓶猪肉罐头,两瓶酸黄瓜和桃罐头,弄点花生米,每人贡献一瓶酒,那就是7瓶“北大荒65”,3瓶葡萄酒。我们这顿晚饭真够丰盛了,在连队达不到这水平。这源于我们其中一位和商店的女士关系好,走了点后门,多搞了酒和罐头。

下午四点多,盛宴开始。举刷牙杯喝酒,罐头瓶里痛吃大餐,洗脸盆里煮饺子,倒像那么回事。但气氛始终热闹不起来,喝起闷酒了。主要是少了3位:一个在座机房(发电间)值班;最活宝的一位和女朋友到老职工家过节兼约会,说是晚点回;另一位去向不明。哈尔滨于平时酒量不咋的,可今晚放了量,不一会儿半瓶白酒下去了。煮饺子的北京顾劝他悠着点,没想到他瞪大眼睛;“我愿意,又没喝你的!”一听就是心不顺。我示意北京顾别管他。河南刘和哈尔滨王喝着喝着不知什么时候就倒在炕上了,也不说话,你一脚我一脚“掰起脚脖子”了。天津马和北京宋划拳,话是越来越含糊......我一看这架势,就留了个心眼:千万别喝多了,若不然连个收场的人都没有。

两个多小时过去了,白酒还剩一瓶半,红酒还有一瓶,每个人都造了斤八儿的。

谁哭了?躺在炕梢的哈尔滨于刚吐完,哭声是从他那里传来的:“我妈病了,我想我妈。”这哭声,是喝闷酒的后续。谁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如今到了想家时。一边是杯

作者  | 2016-6-17 20:49:27 | 阅读(44)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泰晤士小镇三人行

2016-6-16 21:49:12 阅读56 评论0 162016/06 June16

上海,泰晤士小镇,位于松江新城。距上海市中心约70 公里。

小镇引入英国泰晤士河边小镇风情和住宅特征,追求人与自然的最佳和谐。

6 月14 日,我与张教授搭乘老苏的座驾,来到这上海人休闲观光的新热门地。

一条连续的多功能步行街及湖畔赢式广场,构成了小镇的主轴线。

这里还是年轻人拍婚纱照的优选地。

今年以来最高 30 度的高温,是对我们的热情表现。

漫步小镇,放松一天。

2016,6,16

作者  | 2016-6-16 21:49:12 | 阅读(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转发】留在抚远的梦.陈盈科【俄滴神呀】

2016-6-13 22:24:51 阅读53 评论0 132016/06 June13

  俄滴神呀

龚绍南先生病了——当然是在四十多年前,现在硬朗着呐——早上,提个手提包搭车去团部医院检查,走了,可食堂那几头猪谁来喂呢,于是连长找排长,接着,农工班一级的领导找到我。

    龚先生交班时忽悠我,好像喂猪是天下最简单的活儿,食堂有取之不尽的豆腐渣,还有同样取之不尽的上等泔水,挑一挑儿来,就是这五头猪的一餐,猪嘛!——可实际上并不那么简单。

    因平日常找龚先生闲聊,猪对我并不生疏,见我挑了挑儿来,全拥到食槽子前,同声唱起来,猪食倒进去,仍保持踊跃状态,推挤着抢浮在上边的剩馒头,吧唧吧唧的,比它们的歌声好听,可挑完了馒头,立刻一齐收起食欲,扭着找一处干燥些的地方,卧下了,眯着眼养神儿了。我想,可能是昨天吃多了,还不饿,饭量小就小点吧,可连着几天它们对顿顿正餐都是这种态度,我开始意识到喂猪这东西还真有点学问。

    我想搞清楚它们到底想吃什么,按说豆腐渣属豆制品,在北京都是要票的,它们为什么不屑一顾?再设身处地想想,可能是吃腻了,就弄来些草、树叶,可它们还是不爱吃,闻来闻去,挑一片叶子,犹犹豫豫地嚼,这让一边旁观的我一筹莫展,猪吃东西文绉绉的实在难看,我得想点办法。

    皱着眉头在我连境内游荡,东张西望踅摸着,终于有了一个让人惊喜的发现,我连唯一的那条引水渠,在经过二抚路路沟时形成了一个小瀑布,来自沼泽的水哗啦啦泻入时,银色的小鱼,泥鳅,蛤蟆什

作者  | 2016-6-13 22:24:51 | 阅读(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苏州河城市龙舟邀请赛

2016-6-10 21:10:06 阅读34 评论0 102016/06 June10

2016年6 月10 ,下午14 时,上海苏州河城市龙舟国际邀请赛决赛在江宁路,昌化路河段进行。由于只带了个300 长镜头,在拥挤的人群中无法拍近处的佳景,只能遗憾这次了。

凯旋归来!

  2016 ,6, 10 .

作者  | 2016-6-10 21:10:06 | 阅读(34) |评论(0) | 阅读全文>>

【原创】昆曲,千灯

2016-6-3 23:21:26 阅读72 评论10 32016/06 June3

2016年6 月2日,与宁哥相约游千灯古镇。

千灯原名“千墩”名出吴越争霸时期。

千灯已有2500 多年历史,是昆曲的发源地。

千灯隶属江苏省苏州昆山市,临近上海。从上海乘地铁11 号线到花桥,转乘昆山公交253 路直达,上海交通卡通用,很是方便。

千灯有7 座建于明清时期拱形石桥,横跨千灯浦河上。

古镇白墙黑瓦,昆韵盎然。

牡丹亭,是昆曲的代表作。

这是千灯最值得骄傲的地方。

千灯古镇明清石板街为“江南一绝”,是江苏省内保存最长最完整的石板街,长达 2 公里。

” 足踩青石板,头顶一线天“。通向河边的通道。

小桥流水,古色古香。

古镇丰富的土特产。

奥灶面,是昆山的著名小吃。

双眼井,是千灯的独一无二。

千灯,是著名爱国学者顾炎武的故乡。

河岸垂柳,小船佳人。更增添了千灯古镇的几分妩媚。

这实景,是在拍电视剧。

我在偷拍这佳景美女。

水乡本色,时光穿越。

昆山,是中国百强县之首,偶遇千灯的老人娱乐活动。

我自说自话的客串一回主持人,拿起拐杖当话筒。

评弹,每2小时一元,包开水。

顾坚是谁?听说是千灯昆曲的创始人之一。

这里,姑娘们最爱拍古装照。各种服务业很到位。女士们到此一游,千万不要错过机会呀。

寺庙。

据说,徐福东渡时,在此留下一个儿子。现在千灯也有他的纪念馆。

作者  | 2016-6-3 23:21:26 | 阅读(72) |评论(10) | 阅读全文>>

【原创】闲游三林塘

2016-5-31 20:32:26 阅读111 评论2 312016/05 May31

5 月30 日,与同学老唐相约,在他别墅居第三林见面,一叙同窗之情。

之后,我闲游了三林塘古镇。

三林,别名“筠溪”,又名三林塘。位于浦东新区,现已是大型的居住区。

 至今已有千年历史,文化底蕴深厚,人文资源丰富,涌现一大批历史名人和文化名人。

土特产酱菜,肉皮等在上海也是很有名气的 。

临河的 老饭店 。

三林古镇是典型的江南水乡。

这桥,你能看出是何年代的吗?

马家桥,俗称慕家桥,相传始建于南宋,现重建。真是修旧如新哪。

镇上还有两座古桥,都很新很漂亮。

三林被国家文化部命名为 “中国民间艺术之乡”。

龙舟赛,是他们的 保留和强项。

巧遇龙舟队训练。

端午节快到了,镇上显现出浓郁的节日氛围。

临河的中林街,还保留着部分老建筑。

三林人喜龙,更善于舞龙。三林舞龙队被命名为”上海市舞龙队“。可见他的实力不一般。

镇上还有龙狮会馆。

怎么样?看出名堂了吗?

文昌阁。

沿河,中林街,一景。

三林的名人廊。

三林现在的文化底蕴不一般。

巧遇旗袍模特队。瞧!那美女还一步三回头地和咱打招呼呢!

漫游三林镇,感觉又新又旧。似曾相识,又似是而非。古的留的少,新特也不多。

三林的文化底蕴,还是值得赞赏!

借同学老唐的光,漫游了三林古镇,

作者  | 2016-5-31 20:32:26 | 阅读(111) |评论(2) | 阅读全文>>

【原创】世界纪念馆日-——上海四行抗战纪念馆

2016-5-18 20:49:56 阅读60 评论5 182016/05 May18

5,18是国际博物馆日,与宁哥商议去【上海四行仓库抗战纪念馆】参观。

这是个“尊重历史,真实反应“的纪念馆。

纪念馆体现”遗址,战斗,纪念“三个属性。位于光复路,西藏路口。

八百壮士,四行激战。

兄弟同心,共御外辱。

大厅正中一幅巨大的【谢晋元家书 】,让人顿觉浩然荡气。

捐洒热血,浩气长存!

2015,5,18

作者  | 2016-5-18 20:49:56 | 阅读(60) |评论(5) | 阅读全文>>

【原创】漫步枫泾

2016-5-12 23:15:55 阅读88 评论2 122016/05 May12

2016,5,11日,和宁哥相约,事隔11 年后再游枫泾古镇。

我们乘地铁1 号线,到莲花路换专线车,费时三个多小时才到这上海西南的重要交通要道。

枫泾是中国历史文化名镇,沪上新八景之一。

历史上,它是吴越名镇直至今。

现在,是沪浙五区县交界。称为重要的西南门户。典型的江南水乡。

古镇周围水网密布,区内河道纵横。

古时,这里是吴国和越国的分界线。

我们来个吴越两国一步跨。

游船码头。

现存最古老的元代致和桥,已有700多年历史。

这是个上海地区保护比较好,规模比较大的古镇。

镇上各种小吃还是比较有特色的,引来众多的食客。

枫泾老酒,在沪上还是很有名气的 。

古戏台。

站在桥上看主河道。

这些可是枫泾的名胜。

在码头附近遇到两位美女,邀请拼船游古镇。来自河南的她很大方地说:男女搭配,旅游不累。

我想,还不是为省点费用嘛!

下船了 ,拍照留念。

实际上,水上观景还是很有韵味的 ,看的 景色角度也不一样。坐在船上,仿佛自己也穿越到了几百年前。

西部应该是新建的,一看就是仿古建筑。

水乡婚俗博物馆。这里就不用进去参观了 。

博物馆外广场上的雕塑让你一目了然。

小桥流水人家。枫泾古镇,比11 年前人气旺多了,内容也丰富多了!我和宁哥说定,10 年后再来。那时我们都近80 岁了。还是有希望的!

作者  | 2016-5-12 23:15:55 | 阅读(88) |评论(2)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上海市 普陀区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近期心愿遇见更多老朋友,结交更多新朋友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