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日志

 
 
关于我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网易考拉推荐

我走过的东西南北——海南(三),深山里的提价  

2014-06-25 15:38: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走过的东西南北——海南(三),深山里的提价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深山里的提价

         历时近三个小时,我换了三次车,才赶到离住地崖城50 公里外的尖峰岭镇。其实,它只不过有两条小马路的大村子而已,没多少人家。

         我看有个小集市,随便逛了一会儿。便有3 辆“摩的”向我兜生意。问了路程价位,心里有数后便都拒绝了。

         刚出小镇,有辆'摩的"就始终跟着我。看离镇有200米远了,加大油门赶上来,那位30 来岁穿中山装的黑脸汉子又开始和我搭腔     ,说在镇里大家有统一价格,都是180 元,现有诚意120 元;我还价50 元,最后80 元成交,包括门票(40 )。盘算一下,我觉得还是合算的,有了知足感。

         车跑出不远,就觉得不对劲,怎么和尖峰岭保护起区大门方向背道而驰呢?连忙问黑脸汉子,他说,我们不走大门,那儿对你这样的外地人要收门票的,带你走小路。弄了半天,他的包括门票是逃票。我提出疑义,他讲自己怎么也不会去花40 元买门票,带你进去就是了。上了贼船,想下也难。在他一再保证下,我下决心,随他去了。

         路越来越窄,一会就到了一片密林中的五六户人家处,那真是静的可怕。路边的树丛中 有一棵须3 人合抱的大树,上面接满了二十多个大大的圆菠萝蜜,真叫我看的目瞪口呆,感觉自己好像到了一个神秘的世界,开眼界了。我和黑脸汉子讲,想买两个。他让我等一会,便到另一间屋子里去了。再出来时,手里拿把砍刀,后面跟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妇女,黑黑的,矮矮的,嚼的槟榔弄得满嘴血红,看得我吓丝丝的。黑脸汉子说这女子就是菠萝蜜树的主人,有话和她说。我再次表示准备要两个,多少钱一个?他歪头向那女人讲了几句我听不懂的方言,她张开右手指,表示50 元一个;我举起两根手指,还价 20 元一个;她看看黑脸汉子,见他微微点头,也就点头了。我如愿以偿地按心里价位买下两个大菠萝蜜。

         黑脸汉子把我领到一处茂密的树林旁,指着里面一条小道,让我从这里穿过去,用不了 十分钟就到公路,在那里等。我对这个安排不理解,表示不敢走。他说自己开车要从大门进去,本地人不收费,否则没办法,再三表示他每次都是这样,这条小道就是他们踩出来的。没想到!真的没想到!想占便宜要付出这样的代价。罢了!就探这次险,我这老头子有什么可怕的!

         那“逃费小道”可不是那么好走的,里面闷热,不见阳光,枝叶繁茂得只容一人通过。不是吹牛,恒古荒原,东北原始森林我都独行过,从未胆怯过。可这一小段林间路,走的我提心吊胆,时刻提防树上或地下,千万别串出条毒蛇来,那可是要命的事。

         走上公路,我是一身汗,都是闷热和紧张害的。

         等了几分钟,一辆摩的从东面大门方向开过来了,那驾驶员还冲我摆手呢。待细看时,顷刻间就停在我跟前。黑脸汉子笑眯眯地问候了句“没事吧”,便招呼我上车。开出不远,有块指路牌,他问我:一条路去保护区,一条路去旅游去,走哪条?其实,我来尖峰岭前没作过功课,只是听居住区里的人讲起过而已。当得知保护区路远且都是森林没法进去后,便决定去旅游区的热带雨林。

         黑脸汉子一路上给我当起了导游,对自己家乡的赞美滔滔不绝。路过几个“景点”,他都停下来让我拍照。午饭没处可吃,我送他两个鸡蛋和饼干,还有已开封几天的半包“红双喜”,他很高兴,介绍的兴致更高了。看来我的小恩小惠还挺管用的。闲聊中,我得知他不住 在镇上,那地名我记不住。只记得他姓黎。

         摩的载着我这100 公斤的胖子爬山很吃力,有段路只好步行。也好,享受下鸟语花香。不知怎么地,我心里忽然有种不安:这里太静了!鬼使神差,我用长焦拍了两张黎的照片。

         黎对我让他饶过天池度假区很不理解,认为这么漂亮的地方应该多呆一会。我告诉他:就是来看热带雨林的,今天没有时间看其他的。

         到了沟口,我得知没有地方寄存菠萝蜜,真怕放在摩的上让人拿走。黎主动地告诉我,不远处有朋友家,可放在那里。这是个深山里的独幢人家,溪水潺潺,竹林深深。没电更没电器,似乎远离现代文明。就要上车的时候,黎似乎有什么话要说,,我已感觉到有什么事 要发生,但还是装静气。车开了一段,已看到雨林入口处 的牌子了,黎终于忍不住了,停下车,欲言又止。我还是安静静地看着他。

         黎终于憋不住了,莫名其妙地问我是否要搭他的车回去。这还用问吗,我给他一个肯定的答复,这深山老林不回去住哪儿?何况在路上我已经和他讲过要赶镇里最后一班车的,这鬼地方连家旅馆都不见。他犹豫了一下,闷声闷气地说要加钱的。我一下子没弄明白,让他再讲一遍。黎用不太自然的语调又重申他的要求:那80 元是来的路费钱,回去还要80 元。这是他们的规矩。

          真他妈见鬼了!来时心中的一丝不安,终于显现了。这深山,这地头蛇!花钱消灾,咽不下这口气;动手打架,不怕他但不是办法,给你扔在这儿那玩笑开大了!我直视着他,他在努力避开我的眼光。这不是老油条!我慢声慢气地对他讲:你这是敲诈勒索。来时讲好是全包的,到了地方你又要返程钱,难道回去也要收门票?这么干你要知道后果是什么,逃票,敲诈勒索!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我调门越来越高,脸也虎起来了。黎有点诺懦地回了句:这是我们的规矩。我理直气壮地回他:什么规矩?是政府定的还是你们自己定的?他不答话了,但也不动,显然是理不壮又不甘心。在思量对策。

         这么冷战下去不是办法,我现在是嘴上主动行动被动。我换了个话题,问黎雨林里路好走吧?他也似乎明白了我的企图,赶紧回答说刚修好木栈道,有2 公里长。再问里面有人吗?他说不知道。我看时间已经下午一时半,估计不会有什么游客了,便提高嗓门说:现在你陪我进去,我给你小费;你热情周到一点,我给你奖励,回去给你两个读书的孩子买点东西;什么返程费,不要再瞎搞了。听我这么一说,他立马转变过来:其实,我看别人这样,我也跟着学的;嘴笨,不会说,其实就是想多挣两个 ,你别生气啊 !我也不想跟他讲什么大道理,看他穿的旧中山装,你还能说些什么呢。

         进了尖峰岭热带雨林,他第一件事要把帽子给我戴,说树上落虫子和鸟粪,我谢过拿出了自己的戴上;他找了根长木棍,走在我前面,拨拉这头上的枝叶,在“打草惊蛇”,叫我很感动;他要跳下木栈道,说只要挽起裤脚,就会有蚂蟥爬上来,让我见识一下------

         回到尖峰岭镇,热带雨林游全程用了四个半小时。黎帮我买个编织袋,装了两个大菠萝蜜,一直把我送到交通车上。车开时,又塞给我个装桂圆的塑料袋------这都是两年前的事了。

         至今,我还保留着那家伙的手机号码。

我走过的东西南北——海南(三),深山里的提价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2014年6 月24  日

 

  评论这张
 
阅读(3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