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日志

 
 
关于我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网易考拉推荐

【佳作转载--8】荒野北大荒60团(狍子)  

2015-11-03 08:19:3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狍子,在我下乡北大荒的时候,听说的,看到的,有所见闻,跟大家白活白活,(东北话:说说的意思),记得在刚下乡绥滨农场的时候,老职工的宿舍里,我就看到过袍子皮,他们铺在褥子下面,说是隔潮保暖,狍子皮上面的毛不结实,稍微用点力,毛就揪掉了,像豆腐渣,只能平平的铺着,皮板儿也嘎巴嘎巴的硬,并不入眼。当时我们知青不懂这些,我们只有16、7岁,考虑不了这么多,我们要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就应该过艰苦朴素的生活,享受的生活不能过早的考虑!【佳作转载--8】荒野北大荒60团(狍子)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可是到了1969年初,我要被调入60团的时候,有的老职工劝我到附近7、8里地远的复兴屯子买一张袍子皮,对我调入60团肯定有好处。当时我不知道60团什么样子,好像觉得应该与老团差不多吧,何况当时的教育就像歌词中说的:祖国叫我守边卡呀,扛起枪杆我就走,打起背包就出发!嘿嘿,生产队的军代表让我有两天的准备时间,我根本不知道准备什么,一个单身的我,还要到处转转玩呢,与知青们说说话呢,哪有时间买什么袍子皮?也就是我这思想上的疏忽,让我在60团工作中受了罪,冷啊,冻啊,身体受到损伤,腰受凉,现在腰都疼!60团工作过的知青都体会过冬天在山上、在树林子里伐木,住在帐篷里,铺下面就是雪地,帐篷里生火很热,但铺下一直是不熔化的冰雪!我清楚记得刚在二抚公路66.6公里处建点的第一个晚上,小帐篷里没有生火,与外边一样的温度,被子、褥子,都是直接从雪地拿到帐篷的铺上,打开行李后,冰凉,没有脱棉裤,没有脱棉袄,戴着皮帽子睡觉,只是脱鞋了,哎呦,把我脚冻得第二天早上还冷呢!都木了!当时温度比现在冰箱冷冻室温度低多了,想哭都哭不出来,就是哭,当时的低温也要把眼泪冻成冰珠儿。起床后,我这才发现老职工都铺着袍子皮,三个哈尔滨知青的褥子都比我的厚,嗨,都怪自己没有听从9团老职工善良的话,还不如来回走十几里地,到复兴屯花5元钱买张袍子皮呢,现在就不会受这么大的罪了!
    我们三连建点的地方是平平的沼泽地,雨水大的时候,就是一片水草地,没有雨水的时候,就是草地,建点的西面大约一里多地,就是二抚公路,东面遥遥可以看见石拉山,春天到来的时候,常常可以看见东边有一些狍子离我们不远的地方吃草,既想吃它们的肉又想剥它们皮的我,刚要拿着镰刀接近,还没有走几步,狍子就发现我的不轨意图,一跳一跳地,屁股上的白色印记一上一下地,跑掉了!老职工陆向坤笑话我:你还能抓住狍子?嗨,心里真想啊!从此以后再看见狍子,我也不会产生这样的傻想法了,没有枪,抓不到啊。直到1971年回北京探亲,才买到一张羊皮褥子,解决了伐木住帐篷的受凉问题,但羊皮不如袍子皮保温效果好。那时我看到大多数知青没有保温的褥子,都是用青春的身体抵抗北大荒的寒冷!
    我们三连有个老职工,名叫尹书生,30多岁,二级工,每月挣38.6元,有家有孩子,生活艰苦,他有一杆单筒猎枪,每个休息的日子,无论冬天夏天,他都出去打猎,我们知青都在连队休息,洗衣服啦,收拾自己的东西啦,聊天啦,打扑克玩啦,反正不去野地里受罪打猎,咱们知青也没有猎枪,即便有猎枪,也受不了那个罪,冬天冷的受不了,夏天北大荒蚊子咬的受不了,嗨,当个猎人不容易啊!一天,我和北京知青陈志远在他家吃到了狍子肉,当时我还纳闷呢,平时老尹打一整天的猎,每次都是空手而归,今天怎么收获这么大啊?我就问老尹怎么打着狍子的?老尹跟我说起打这只狍子的经过:在大西边的野草地里,发现了这只狍子,立即卧倒匍匐前进,还要着顶风,怕狍子闻到人的味道,不时还要偷看狍子跑掉没有,匍匐前进了一百多米呢,终于到了猎枪的射程之内,可以开枪了,乓的一枪,打中了,打倒了,上子弹,起身抓去,可是狍子站起来又跑了,赶紧!人站着瞄准又是一枪,狍子又倒了,刚要去抓,狍子又站起来跑啦,嘿,又是一枪,这样反反复复,站起来打,打倒了又站起来,一共打了8枪,终于找到狍子倒地的地方了,但是狍子还没有死,嗷嗷的叫唤,还要起身跑,这时,实在没有力气再开一枪了,打8枪了,震得肩膀疼啊,上去扑住狍子,按住脑袋,身体压住狍子,累的我啊,没有办法了!哈哈,最后怎么办啊?我着急的问!老尹又接着说:我打猎的时候,没有看见有别人,可是远处看见徐豁牙子过来了,他听到这么多的枪声,可能以为出什么事呢,跑过来看到我和狍子,就说再给它一枪,我说拿我的枪打吧,还剩下一发打狍子的子弹,打掉吧,其余的子弹是打鸟的,我实在打不动枪了,老徐拿起我的枪给狍子的脑袋一枪,狍子死了,第9枪,狍子终于死了。老徐帮着把狍子背回来了,一人一半,这是规矩!我在老团的时候,我就知道北大荒猎人的规矩,见面分一半,再见到人,还分一半,如果再见到人呢,不能分了,四分之一的腿,不能分了!我和陈志远吃着狍子肉,心里想着狍子肉来之不易啊!哈哈,太难了!那次吃狍子肉的感觉没有什么,过去听人说狍子肉好吃,但我没有感觉,可能吃狍子肉不是季节吧,听说冬天的狍子肉好吃,可能那次吃袍子肉是在夏季?忘了!
    后来,在1973年的时候,我当上武装战士了,还作为团射击队队员经常练习打枪,我这才体会出连续打9枪的感觉,团作训股的老王让我们趴着打三枪,单腿跪着打三枪,然后站着打三枪,都是无依托,最后的一枪是有点打不动的感觉,膀子疼,没有力气端枪,猎枪比我用的7.62步骑枪后坐力大多了,老尹身体单薄,可想而知老尹当时……。1974年夏天,我们团的射击队在团部训练,一天,大卡车拉我们到很远的地方打75无后坐力炮,这炮是工程连使用专门打坦克的炮,威力很大!让我们打枪的人员也跟着去了,车上现役穿军装的,有好几个,都是团部有关人员吧,咱是连队的农工,不认识他们是谁,回来的路上,发现远处有好几只狍子,卡车立即被叫停,停下之后,那几个现役军人立即要来车上我们射击队的一只7.62步骑枪,他们现役军人之间还争强好胜,都要打枪,还是一个权威大点,把枪拿在手中,向老王要子弹,老王是作训股的人员,平时负责我们射击队的训练,他好像是1947年的兵,也是老革命了,但他不是现役的,所以拿出带弹夹的5发子弹交给了那个现役的军人,他装子弹,调标尺,举起枪,瞄准,开枪,但没有打着,狍子听到枪声就跑了,再开几枪,那也是吓唬人了!我看着他打枪,心里不服气,我们射击队的成员都不能随便消耗子弹,多打一枪都不行,老王把子弹管的严着呢!这次要是我打狍子吗,很可能打着!不信,可以在打靶场比一比,我每枪肯定9环以上,而且我还有一般人没有的优点,就是目力集中,打中的枪眼儿离得很近!你们能枪枪10环吗!哏!咱是连队的农工、木工,没法跟你们现役军人的条件相比啊!年轻气盛的我,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狍子的故事,我就知道这么点儿,狍子皮好啊,狍子皮在北大荒有用啊,我一直没有铺过袍子皮睡觉,要是有一张袍子皮当褥子,身体少受罪啊!狍子肉好吃不好吃?我倒是没觉得好,反正袍子皮是好东西!我们连队的老尹为了打死狍子,费了9枪二人之力,过去听说费九牛二虎之力这么个词语,是不是差不多呢?他对我们知青的爱,我永远心领了,我比别的知青多了一份口福,多了一份关爱,我不忘你——尹书生。
    我的人生格言就是:永远挣扎努力,可能有成绩!我就像老尹打死的狍子,不到最后,一直挣扎努力奋斗下去!当年北大荒下乡的知青们都是努力的,虽然有的知青在北大荒死去了,但活下来的知青,不到最后,绝不停止!

作者-安大拿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