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日志

 
 
关于我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火烤胸前暖  

2015-06-16 22:36: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 火烤胸前暖

问几点了?有人答:快三点了。

我们乘坐的棉帐篷解放卡车,经过两天的颠簸,终于在二抚公路(富锦县二龙山至抚远县 )153公里处停下来。也听不清谁在喊:到了!到了!我们都松了口气。有人以惊喜的声调说了声:“ 这么远啊,骨头都快颠零碎了!”  

  

 [原创]火烤胸前暖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说管说,大家还是在车里直下腰,活动一下,陆续跳下车来。 举目望去,这条新修才三个月的战备公路路基(还没铺沙石)两侧,静悄悄白茫茫一片,远处有通向天际的树林、、、还没来得及细看,连长孙明就喊着要大家动作迅速点,准备宿营。

我刚刚从晕车的难过中缓过神来,孙连长就分我配与其他3个人去负责卸车,他带这其他人去公里外的地方看住处。

我们小心翼翼往下抬箱子,那可是我们全部家当。没想到那三十多岁的驾驶员嫌慢,气呼呼地爬上车,骂骂咧咧地说:“几个破箱子就那么金贵?得猴年马月能卸完!”说完就连拉带推地往下扔。那时候驾驶员多牛啊,我们一路上得小心翼翼地伺候,到了地方还是那么神气。我们跟他商量,叫他慢点,大家就这么点家当,别摔坏了。没想到那家伙凳鼻子上脸,干脆用脚往下踢。这下我们急了,叫他不要再动手,否则给他好看。那伙计见我们不再忍耐,也不敢再张狂,但还是自嘲地嚷嚷:“那你们快点!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再晚了你们让我喂狼去啊?我回去还得五,六个钟头才能到富锦呢。”

两辆车很快就卸完了。望着绝尘而去的汽车,再看看原来满车可写到地上却显一小堆的物资,再看那一望无际的雪原,我彷徨起来,今晚在哪里过夜呢?

与那十几个人的队伍会合,那地方是二抚公路155公里附近,过 “东风桥”的一片树林子里。后来才知道那条河叫瓦其卡河,不远处的树林子叫“一部落”。大地白茫茫,我的心也茫茫然。孙连长把大家召集在一起,看得出他很无奈,但还是很高调地给我们讲话:“今晚就在这里宿营了!因为选址问题,帐篷还没搭起来。我们要发扬不怕苦,不怕牺牲的精神,挺过这一夜,在北大荒站住脚。”

我什么都不懂,没法去多想,跟着干就是了。我和老职工小梁子搭成一组去伐烧柴。起初不会用“快马子”,怎么也配合不好,20多分钟后,俩人协调了,伐下的站干(枯死的树)逐渐多起来。第一天就学伐木,还是充满好奇心的。天黑的太快了,大家都在奋力归集烧柴,谁也说不准一晚要烧多少。直到副指导员张谦喊了两次“够了”,才停下来。大家围坐在用棉帐篷临时搭起的马架子旁,点起一堆篝火。开始用小树枝,火起来后逐渐加粗的,火越烧越旺,我们充满和好奇,你添我也添,都在体会“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境界。

天津老支边青年常有余是炊事员,那天也是“巧男难为无米之炊。”给我们拿来好多饼干,是农场自制的那种,好像豆油不花钱似的,吃两块就让你倒胃口。我就着雪强咽了五六块,就不想吃了。老常又拿来几个冻馒头,小梁用树枝举着烤,焦一层剥一层,味道好极了。引得大家都跟着烤,那股面香顿时飘荡在火堆上空。那晚,我第一次学会伐木,第一次野外雪地生篝火,第一次吃烤馒头。这些第一次,给我在以后的北大荒生活打下了基础。

小马架子只能容下8个人睡觉,况且里面也不暖和,但毕竟要比外面强。推来推去,谁都不好意思进去。出来两天了,疲劳加寒冷,不容你再拖延。孙连长硬指定几位老职工和年纪小的同志进去休息,讲好实施轮流睡觉。可一同来的知青,都是追求上进,追求理想的人,方便当然得让给别人,于是大家和几位老职工,围着篝火,开始度过北大荒第一个不眠之夜。

前半夜,大家都没有睡意。虽然都是各连抽调的,相互之间并不熟悉,但经过两天的接触,北大荒人特有的“自来熟”很快就打开了话匣子。有几位老职工,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把我们逗得直乐。到后来越说越远,泛黄了,张副指导员直喊叫停。有些听不懂的话,我们就问65年哈尔滨知青张庆生,有的他解释给我们,有的悟嘴笑就不说了,弄得我们好生奇怪。李群,李晶,李海祥,王力,刘树林,赵维环,夏玉林等都是那天的“篝火友。”当时我还好生纳闷,一帮哈尔滨知青中怎么会有位天津李维荣。他那浓眉小眼大鼻子,在我们当中可谓出类拔萃.开口浓浓的天津音,"你嘛"的口头语迅速成为大家的最爱.天津李很勤快,一会儿扛柴火,一会儿锯木头,最热衷的是跟在天津常有余的后面,帮大家弄吃的.就像个炊事班长.

夜深了,,尽管大家把往篝火里添柴作乐趣,直径20多公分的木头也往里加,火苗串的老高,可大家的困劲还是上来了。张副指导员见大家打磕睡,就开始讲故事:说起当年抗日联军冬天野外露营,56年老军垦进军北大荒第一夜,那真是"火烤胸前暖,风吹背后寒。”我们今天也在向革命老前辈学习,向共和国第一批支边青年学习.说到这里,尽管张副指导员德口才不那么慷慨激昂,我也禁不住热血沸腾,觉得自己在实践一项伟大的事业和理想.我们报名到六师(抚远),不就是要像老前辈那样艰苦创业吗!围着那熊熊的篝火,你稍往前,胸前,脸色上烤得像焦了一样,眼睛也睁不开:你稍往后,冷风即刻涌上来,直教人后背阵阵发凉,毕竟是零下三十多度啊!是谁总结出这句经典,太形象了!直叫我记了一辈子,至今想起来背后还发凉。

黎明前,尽管孙连长,张副指导员用沙哑的嗓子尽力地讲,但怎么也抵不过生物钟的侵袭力量,我们都开始困了。张副指看见谁抱膝埋头要睡觉,便以北大荒人特有的肢体动作提醒你,真要睡着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严寒随时会给你颜色看看。哈尔滨王实在抵不住瞌睡虫,打起盹来。张副指拉了他两下,不动:再拉,他甩了下胳膊,还是不动。张副指朝他屁股就两脚,这下子立竿见影,只见哈尔滨王一下子就跳起来,爆着粗口就要开打。老职工秦和常赶紧拉开,批评王不懂事,这是为你好。挨了两脚说还是为你好,这对我们刚迈进19岁门槛的知青来讲确实难以理解这其中的逻辑,但经历过后还是能理解在那野外露营特有环境下的无奈之举。

我也困了。天快亮时的困劲是难以抵挡的。“踢屁股”事件给我们带来的刺激很快散去。小梁告诉我用雪搽脸,还真行,精神多了。可过一会儿还是不行。小梁又建议我们围着火堆跑步。开始我们两个,后来李群,李维荣赵维环等人也都逐渐加入进来,跑的圈子也越来越大。孙明连长赶紧喊我们不要跑远了,周围有狼。他又让我们进马架子和里面的人互换一下,可我们看到那几位睡梦中甜美的微笑,谁都没吱声,又都跑出来了。毕竟“老三篇”和雷锋精神还在鼓舞着我们。

北大荒的曙光在白雪的映衬下有点灰蒙蒙的,天快大亮了!孙明连长说:“都不睡了,开始行动,避免晚上再露营烤火。于是,我们这20多号人,迎着曙光,向153公里走去,开始搭帐篷,垒锅灶。60团反修营13连的建点史,就这样开始了。 

196918日,六师反修营新建点的故事)

修改于2015年6 月16 日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