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日志

 
 
关于我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网易考拉推荐

[佳作推荐-3]夜班饭  

2015-09-29 11:40:1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班饭--陈盈科[佳作推荐-3]夜班饭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难忘二抚路,难忘153 公里。(摄于2015 ,8 )


  一进2010年,就可以在电视中的各种大赛看到、听到:“90后开始展示他们的风采了”。
不知从何时起,划分成长起来的青年一代有了这样简单的方法,10年一代,n0后闪亮登场时,就是(n-1)0后渐渐趋向黯淡的标志。各领风骚多少年,是古人总结出的,细品这话能觉出一种人对时光的无奈。谁都想被全社会目不转睛地从小欣赏到老,掌声不断,喝彩不停,但只要时间不静止,这愿望就有点不自量力,上场时、下场时都坦然面对吧。 
  可我们这一代人的委屈可以理解。我们也算一代,也年轻过,但闪亮过吗?留下过光彩照人,值得翻印的照片吗?
  幸好还有,只是得自己去找,而且朝花夕赏,也只是自己赏。
  当然那都是很遥远的图画了,值得小小的自豪一下的是,当我们作为几0后绽放青春时,背景很美。
  都是散落在连队地面上的往事,说是连,若算上周围尚未开垦的荒原、树林,版图可不小。
[佳作推荐-3]夜班饭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当年的老连长范广程来上海(后排左二),与老部下欢聚一堂。(摄于 2010 年9 月)


  在我连72年新开垦的荒地中有一块是在油料库南边。还没修路,只有一条拖拉机轧出的蜿蜒轨迹通向那里,那几天我们在那耙地。
  这里离连队五六里地远,而且中间要经过一片很奇特的树林,是那种没有砍伐价值的林子,这种林子即使在白天走过都给人一种挺不舒服的感觉。它面积广大,树种参差,稀疏杂乱,而且几乎所有大一点的树,主干都一律枯死,只剩下一个个张牙舞爪的枯朽架子,让人更别扭的是这些树往往又都有几支小杈活着,风吹过来,没有一般树林深沉的刷刷声,只有那些或高或低探出来的几片叶子哗啦哗啦起劲抖着,赛如办丧事时一段段并不悲戚的挽歌。一到夜晚,在那些垂死的树梢上便会落上一些怪鸟,什么鸟说不清,因为谁都没见过,倒是都听到过它的声音,它会冷不丁发出一串短促的叫声,很像老年人的咳嗽声。
  这条路我们每天交接班都走,但我们绝不在天黑后独自通过它,回避它的理由当然不能说是因为怕它的“怪,我们就口口相传,谁谁在那林子里见过狼——提防一个具体的危险就不丢人了。只有食堂的老常是例外,每天半夜,都是他挑着两个桶,带着一条黑色的大杂种狗”毛子“,给我们送来夜班饭。我们这些用外观上的邋遢装扮出的小老爷们儿不能不对他的胆量心服口服,并把这看作是我们同贫下中农的差距。
  有天半夜,拖拉机在地头转弯,大灯的灯光扫向树林,我们惊讶地在地头看到了她,食堂的那个小上海。
  得承认,我们有些方面不如其他诸0后青年,都快二十岁了,还不懂得去欣赏异性。而且她们这一届到边疆比我们晚了两年,这两年的时间差被我们当作“代沟”,使我们陡然有了老青年的优越,端起架子总放不下,相互间的接近、交往居然因此有了障碍,所以我们至今连她的名字都叫不出来。
  大概刚才树林中的小路和时间对她来讲都太漫长了,这会儿她把我们当成了很久不见的老熟人,迎着拖拉机的灯光笑着,一次又一次地招手,冷落了在她脚边来回嗅着的充满期望的黑狗。
  印象里她并不健谈,可今天对她不是个平常日子,人在有了一段特殊经历后会很兴奋,这从她脸上残存的惊恐可以看出,在我们停车吃饭时,她一直亲热地、急切地向我们讲个不停,说老常的小孩吃蘑菇吃得发烧,吐;说卫生员在《赤脚医生手册》里找不到药方,急得直哭,还抱歉地说,“毛子”刚才在树林里向一对绿眼睛叫的时候,她将桶里的水洒了一大半,恐怕不够我们喝了。另外,大概还说了一些她也很想开拖拉机之类话题。
  这一天对我们也有了意义,从此那片怪林子不再令人畏惧,不用带狗我们也可以在任何时间穿越它,老职工对黑暗,对各种虚无危险的那种蔑视,我们也有了,好象就是在那一阵,我们模模糊糊地感到自己无论在体力上,胆量上都完成了“改造”,我们还需要佩服谁?
  应该说这也是我们走向成熟的一小步,当然没有谁承认这一步是激出来的。
[佳作推荐-3]夜班饭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当年的小上海姑娘今何在?喜看欢聚在今朝。(摄于 2010 ,10 月)


  但我承认这一幕是难忘的,如果我是画家,我可以把当时的一切表现得和照片一样真实:在拖拉机黄色的灯光前,一个穿黄棉袄的女孩子微笑着,因为受了惊吓,脸色略显苍白,但她笑得很自豪。脚边的水桶对她而言显得过于笨重,画上它,她就显得更娇小;当然还要画上摇着尾巴的狗和她身后狰狞的树林,用那些怪树丑陋的枝杈来衬托她的美丽。
               
                2013-12-23 17:22:18| 


  评论这张
 
阅读(6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