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日志

 
 
关于我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陈盈科】秋夜  

2015-10-10 08:50:5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一了《秋夜》

              秋夜【佳作推荐--6-作者陈盈科】秋夜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难以忘却的记忆

9月,天气晴朗干爽,蚊子便不像夏日那般穷凶极恶了,我们虽然仍围着新点那个刚起的新房架子用铁锹、叉子鼓捣着大泥,土坯,却不用再像牛克勇先生描述的那样往脑袋脖子上抹“防蚊泥”了。

这时,诸神似乎都不愿得罪人了,阳光耀眼却不炎热;清风徐徐,能吹干汗水,能驱赶蚊虫;而天空,蓝成了那样,你拄着铁锹仰一会儿头,累什么的就随风飘去了,你这片荒原啊,一年来总是做出各种各样的凶相吓唬我们,原来你也有温柔的一面。

离下工还有好长时间,靳同义就像发现了狍子一样,叉子一扔,高一脚低一脚迎风而去,顺着风从沼泽深处走过来的也是两个高一脚低一脚的汉子,这地方很少见人,见着是会觉得稀罕,可您根本就不认识人家,至于那么亲热吗。

靳同义像见了熟人赛的,和人家寒暄着,一直把二人送上公路。

回来就特兴奋,眉眼乱动:介两位全回干校过节去啦,得尼玛住好几天,他们地号那边儿没人啦!

这话您大概没听懂,可我们全明白了,眉眼全尼玛动起来了。

早就听说抚远干校为了占地盘,在林子那边抢先开了一片荒地,播完种之后只留下几个人守着庄稼和那马架子,待秋收之后他们就跟拉粮的拖拉机回干校,不在这儿过冬。问题的重点在于他们几个闲人种了一片菜地,机务的“大哥”曾听他们中一个自称“瓜把式”的吹牛说,还整了一片瓜地,西瓜,甜瓜都有。

全无心干活儿了,七嘴八舌的讨论起来。眼下形势是这个样子的:他们整了一片瓜地,如今正是瓜熟蒂落的季节,而他们那儿这几天又没人,我军若准备搞什么勾当正是个难得的时机。不利的一面是谁都没去过那里,只有一条拖拉机春天去那里播种时压出的轨迹,这条隐没在林中的“路”,早被丛生的荒草掩盖了,天若真黑下来,往回走恐怕会迷路。

那就早点收工,去那儿拿俩瓜就回来,别等天黑,再说,顺原道走,错不了。

全拿眼看班长郭志瑄,恁么样,明儿早点上工不就得了!

郭志瑄是个对工作高度负责的班长,而且你们要干的也不是件光明正大的事,领导不该支持,只是面对兴奋踊跃的群众,脸有点绷不起来,表态很艰难。

最后当然是群众胜了,一刻没耽搁,兴冲冲地钻进树林,原以为刘宝琪不会跟我们去,他这人为人挺清高,平日在帐篷里很有些鹤立鸡群的摸样,只有中档以上的话题他才参与,今天算看出来了,原来他的肚子和我们一样俗。

谁知穿过林子看见的还是片荒草甸子,四周遍布塔头墩和一丛丛沼泽地常见的那种可疑的、颜色较浅的草,好在有一条拖拉机道引着,那算条经受过考验的路,有水也不必担心陷下去。

又钻出一片林子,“路”分了叉,一条指向远处的庄稼地,好像是片玉米,也许还有大豆?管他呢,这边隐约见一个窝棚,瓜地当然在这边!

加快了脚步,边走边拉开距离,成一道“散兵线”,横着排开,搜索前进,都不是战斗动作,可以用“边走边嗅”来形容。

陆续可以听到惊喜的喊声了,“快过来!在这儿呐!”

“我这儿也有!”

“介似嘛瓜?看着挺哏儿,能吃了吗?

“唔——甜……

确实有好几种瓜,西瓜比甜瓜大不了多少,所以我们选择时有些犹豫,无意中制造出一幅动人的画面,在夕阳辉映下,几个愉快的身影散布在一片开阔的绿野中,都用一手捧着一个啃了几口的瓜,不时“稀溜溜”来一口,眼睛却仍盯着地下,左右踅摸着,发现目标,立刻扔了手中的半个,撩衣服擦新摘的这个……

都只有十七、八岁,这种情况下谁会想到去把握时间?直到看不清地上的瓜了,才觉得到时候了,该回去了。吆喝着,几个黑影凑到一堆儿,民主了一下,在两三个主意中定下一个正确的——我们不走原路,不在黑暗中去钻林子,我们向着公路那方向,穿过草甸,这样走可能路会远一些,但肯定好走一些。

走了一会儿,脚下的塔头之间开始有水了,绕着走,可平坦的草地有些“呼扇呼扇”的更令人担心,心里都没了底儿,讨论着走,主意有点杂,有些迟疑,刘宝琪说,得快点了,只要大方向没错,上了公路就好办了。

于是闷着头加快脚步,把准备带回去的瓜全扔了,越走越心慌,我觉得方向好像错了,没敢说出来,反正说出来也没用,因为原路也已经找不到了。我敢肯定,这时每个人都想到了我团那个可怕的通报,五连的好几个人就是因为夜里在草甸子迷了路,死在了沼泽中,这是个残酷的事实,在沼泽中迷路就等于……等于……

心慌还只属于心理上的问题,生理上也出了状况,靳同义在后边喊,几位,受累等会儿,我尼玛拉泡巴巴。

这已经是第三回了,肯定是刚才瓜吃急了,闹肚子了。行军时就怕这么乱喊,大家都吃了一肚子瓜,你尼玛一叫唤,我们肚子全咕噜起来了。

“内边儿是嘛?”牛克勇指着我们的左前方,远远的地方好像有红光闪耀,不像是手电,汽车!也不像,也可能是……,在我们猜测时,那点亮儿渐渐光大,分明是一堆火,大火,火光照耀下居然还能见到旁边活动的人影。

不记得是他们谁的主意了,帐篷里那几个人吃过晚饭见偷瓜的队伍还没音信,猜出是迷了路,就在帐篷前的路上点了这个大火堆。救命的火堆啊!我们充满感激地叫着,向火光的方向走去,当然这会儿离的太远,他们还听不到我们的喊声,主要是我们自己要宣泄一下,在夜晚的荒原上,一边想着生死问题,一边机械地迈着脚步漫无目标地瞎走,可不是件轻松的事。当靳同义再次提出“拉巴巴”的事,我们七嘴八舌地回头取笑他,这会儿我们又都会笑了!

“这天儿真够冷的”!我痛快地打个冷战,刚才那一路出的虚汗、实汗把身上那件单衣整的湿漉漉的,贴在背上冰凉冰凉的,北大荒的秋夜,出门本应该带棉袄的呀。

秋夜,多有诗意的一个词,刚才慌了没顾上描述这个方面,现在来补上:那其实是个月色皎洁的夜晚,晴空万里,凉风习习,头顶一直有一轮超级明月照着我们慌乱的脚步,呵护着我们,不让我们走散,我可以翻出我的信给您看,或者您还可以去向牛克勇先生求证,那一天是1970915日,中秋节。

(写于2015 年10 月于北京)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