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日志

 
 
关于我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网易考拉推荐

【佳作推荐--7,安大拿作】荒野北大荒60团(鱼儿)  

2015-10-12 10:25: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佳作推荐--7,安大拿作】荒野北大荒60团(鱼儿)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黑龙江,浓江河汇合处

 我在荒野60团下乡7年的日子了,没有吃到什么鱼肉,倒是刚下乡,在9团一年的日子里,吃过两三次鲜美的黑龙江鱼,生产队用拖拉机运回来的鱼个大,小的也有五六斤,食堂做的鱼肉块大,一大碗只能放下两三块,香!有鲤鱼、湟鱼,好像没有大马哈鱼。我们生产队距离黑龙江才7、8里地。买鱼方便,那个时候都是纯天然的黑龙江鱼,味道美极了,今天我老了,但还有时回味那黑龙江鱼肉的香味呢。可是到60团以后,距离黑龙江和松花江都远,交通不方便,生活环境极其艰苦,所以再也没有享受过大鱼大肉的滋味了。
       但是,我们的青春时代,整天干活,生活艰苦,有的知青耐不住寂寞,还是想办法弄点吃的,满足馋的欲望。我们60团当年的知青都知道二抚公路两旁修路挖的排水沟,虽然只是1968年修的公路,60团是1969年建立连队,排水沟挖的也不深,但荒野的60团只要有水的地方,还是可以见到鱼的。我记得上海知青葛建平(外号小白脸)他们几个知青,用缝衣针弯成鱼钩,随便找个长点的木棍子,把几根缝衣服的线搓成粗的线,漂也能做,然后利用休息的日子,冒着蚊子的叮咬,到公路边排水沟钓鱼去。有时也能钓上几条小鱼,有时听他们说钓上了十几条,都是嘎鱼之类的小鱼,还扎手,他们偷偷做熟吃掉,嘴上有鱼腥味了,满足了胃口,增加了营养,没有白费功夫,解馋啦。我呢,没有精神头钓鱼去,钓几条小鱼,还受那么大的罪,我才不去呢!我也不馋那几条小鱼,我知道黑龙江里的大鱼才好吃呢!后来我到团部商店看到有大马哈鱼籽的罐头,玻璃瓶装,大概八毛多钱一瓶,比一瓶猪肉罐头一元四角的价格便宜多了,那鱼子比黄豆粒大多了,透明的,很好看。我买到之后回到连队,小心打开罐头的铁盖儿,尝了尝,咸味,浓浓腥的味道,还是生的,嗨,别的知青尝到之后也是一样的感觉,没办法,给老职工张保管家吧,不吃了,吃不成了!要是到了今天,那一瓶大马哈鱼籽罐头,估计80元也买不来,北京商店里根本没见过。那个年代纯野生的好东西,咱们不认!【佳作推荐--7,安大拿作】荒野北大荒60团(鱼儿)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抚远农贸市场上野生鱼

       我们60团那一片的地区,由于是沼泽地带,有水的泡子很多,既然有水,那肯定有鱼,听说团部的人在冬天的时候,用冰镩凿水泡子的中心部位,一米多深的冰层被凿开之后,大量的鱼就冒上来了,源源不断的鱼,一个劲地往上冒,主要是泥鳅,装了两卡车呢!我们三连的领导知道以后,也让铁匠宋树全打了铁尖子,我们木工为铁尖子安装了木把儿,畜牧排负责人冯连山带领畜牧排的知青赶着马车去了,他们的收获不小,好几麻袋的鱼拉回来,有懂行的,挑着麻袋里的小鲫鱼和哈什蚂子,回到宿舍做熟吃了,哈什蚂子是什么呀?现在我才知道叫林蛙,是一种很贵重的好吃的,它肚子里的油儿值钱,价格堪比黄金。但那个时候我们都不懂,所以并没有引起重视,只是听吃过的人说:哈什蚂子香啊,肚子里全是油儿!我听到有这样的好事,到畜牧排看看去,也想尝尝哈什蚂子的味道。我和另一个哈尔滨知青潘秋生(潘大眼儿)到了马号,畜牧排的一个上海知青朱海平就说:你们怎么才来啊,哈什蚂子都没有了,还领着我们看看那一大堆泥鳅鱼,这都是给鸡舍的鸡吃的饲料。他使劲在泥鳅堆里翻找,没找到哈什蚂子,天气冷,屋子外边黑,煤油灯的亮度也看不清,所有泥鳅都沾着冰雪,乱七八糟的,吃不上了。可是畜牧排的朱海平不甘心,说:尝尝泥鳅吧!没办法就只有吃点泥鳅尝尝啦。朱海平拿着茶缸子挑了几条大点的泥鳅,其实所谓大点的泥鳅,也就不到一扎长,他领我们俩到他们宿舍,在炉子上煮了一会,马号有的是盐,放点盐,熟了,吃吧!我们两个尝了尝,不好吃,土腥味,肠子肚子也没有去掉,味道不好,算啦,不吃啦,走吧,谢谢朱海平啦!
       没吃到哈什蚂子,心里总是惦记着,什么时候尝尝味道啊?正好机务排也让铁匠宋树全打了一个铁尖子,他们也要打鱼去,当然也要为铁尖子做木把手,我们木工找来柞木,为他们做。哈尔滨知青潘大眼儿是木工的班长,他说:咱们做好之后,咱们先用,打鱼去,看看能不能捞上哈什蚂子吃,哈哈,等我们木工打完鱼之后再给机务排冰镩吧!
       那天休息,我和二毛、潘大眼儿三个木工,扛着冰镩,拿着麻袋,扛着铁锹,兴冲冲的三个人向石拉山方向走去,从我们三连往石拉山方向看,那边的地势低洼,肯定有水泡子。大约走了十几里路,我们发现一个水泡子,查看地形后,开始先用铁锹铲去厚厚的雪,然后用冰镩凿冰,冰镩用起来很痛快,因为是新的。我们三个人轮流凿冰,轮流铲除冰块,大家干了不到一个小时,一个大冰坑出现了,坑底冰薄的地方,绿色的水也看见了,最后使劲用冰镩往下一镩,水就呼一下窜出来了,冰面喀吧喀吧响了几下,我们看看周围,一米多厚的冰面,没有什么变化。我们瞪大眼睛,渴望看见着鱼儿出现,可是,清清的水一个劲地上窜,就是不见鱼儿,最后把冰窟窿凿大点,水都满了,一条鱼也没有,坏了,我们没有找到合适的地点,再想找新的水泡子捞鱼,没时间了,还得回连队吃中午饭,没办法,往连队方向走吧,吃饭要紧,过期不候啊。至今我都不明白,什么样的水泡子有鱼呢?看来人生做难事,并不一定有回报的。
       1974年的夏天,出现一件奇怪的事情,那一次下雨特别大,过后,有人说场院里发现鱼了,当时工作忙,我也没有及时去看看,过了两天以后,太阳晒的厉害,正好我到场院有点事情,碰到场院主任陆向坤,我就问他:听说场院有鱼啦?他说是啊,我赶紧又问:还能看到鱼吗?他回答我说还有,我们站在水泥场院上,我左右看看,晒粮食的场院哪能有鱼呢?我又问:在哪儿啊?他走到水泥场院边上找了找,指着地上说:你看!那不是吗!我一下子就看到了,就在水泥场院的边上,不平的土地上,稍微有点坑的地方,有好几条晒得干巴巴的泥鳅,不远处的小坑里还有干巴巴的泥鳅,真奇怪啊!我赶紧问老陆:这泥鳅鱼怎么跑到场院来了?他说:下大雨的时候,鱼就顺着草游到这儿了。嘿,真奇怪了,难道天上下雨,地上的泥鳅也能乱跑吗?从哪里来的呢?我们大冬天在水泡子里,用冰镩刨冰找它们都找不到,没想到夏天自己到场院晒干来啦!哈哈,真实的自然景观啊!
       在60团下乡的7年时光,没有吃过像样的鱼肉,我们三连在二抚公路66公里处,只有水泡子,没有见过像样的鱼。听说二抚公路100多公里处的连队有河流,能钓到大鱼,咱就没有他们的福气了,咱们嘴上少了腥味。
       嗨,荒野的60团,野蛮的鱼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游来!嗨,珍贵的、纯野生的哈什蚂子味道如何呢?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