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日志

 
 
关于我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第一次当媒人  

2016-02-09 06:3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一次当媒人

 

东极抚远荒原的秋天虽然短暂,但景色极有特色。一望无际的田地,由绿变黄的草原,成为五花色的树林,还有那时而遮天盖日的雁群和到处乱飞的野鸡野鸭----无不显出这块土地丰收季节的自然美和令人心旷神怡。

[原创]第一次当媒人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为人民服务,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崇高信念

 三夏不如一秋忙,连队难得放天假,一大早我让机务排长韩利民开着28胶轮拖拉机,带上大上海40公里外的寒葱沟拉沙子。路上一向不多话的韩问我:人家放假,你让我们去拉沙子,好像不对劲嘛。我告诉他;今天去完成一件机密任务,成功与否取决于大上海。韩看一眼他,他红着脸不吱声,我忙转过话题说:今天太阳高照,小风徐吹,小车一次启动成功,又没人搭车,样样顺,肯定成功。

 

2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二抚公路163公里的二连。路边的苞米地里有十来名家属排的人在干活,见我们的车过来,纷纷直起腰来,隔着公路排水沟和我们打招呼。在那嘎达,不管认识不认识,见面都打招呼,人就是那么亲。她们的头儿老韩大姐扯着嗓门以她特有的山东腔问我:银(人)带来了吗?我连忙冲她做了个不要叫的手势,又指指驾驶楼工具箱的位置。她倒轻松地说:不要装了,银(人)家都知道啦!这下我来气了,不是说好保密嘛,那帮老娘们(当地人的称呼)知道了还不得传的家贼(麻雀)都知道。老韩大姐见我再说话,知道我来脾气了,见状赶忙跨过路沟上扒着车车门,告诉我那边的人在家等着呢,根本就不管我生气不生气。车开了,后面的还在喊:有啥了不起!不就是个有麻子的上海人嘛,早晚能看到。车到家属房前,老韩大姐说:你们走吧,银(人)交给我就行了。不由分说拉着大上海进屋去了,根本就不管我们车是否开走。路上,我对摸不着头脑的韩利民说起了这件事的起因。

 

 

前几天郭连长的老伴老韩大姐跑了几十里路找到我,让我作媒人。我跟她说别开玩笑,我才多大呀,还没女朋友呢,媒人怎么做,我不懂。她一听这话有点不高兴:你又不笨不傻的,媒人就是帮忙把俩人介绍认识呗,有啥难的。我想这事就你能办成。先给我戴上了高帽子。我根本就不 想管这事,可又碍着郭连长的面子,问咋回事,老韩大姐听我松口了,就说:我们连家属排小李家有个亲戚银(人)家给介绍对像,银(人)从山东来了,可俩银(人)没相中,女方也不想回去了,托我给找个银(人)家。我想你们连大上海也有二十六七了,老大不小也该成家了,长相不重要,人老实能干就行,人家不挑。转了半天这么回事啊!还真没干过。我往郭连长身上推,老韩大姐连忙说:你们都是知青好讲话,现在不是号召扎根边疆嘛,你也要带头帮忙啊。实在推不掉,我就和老韩大姐商定了这次俩人见面的方式。

韩利民了一声:我说什么事那么神秘呢!他又问我:这事要不成人家向大上海要路费咋办?我告诉他这事已和人家讲好,不管咋样我们不管路费。他指的是北大荒五,六十年代男多女少,流行8分钱邮票婚介:介绍人寄来女方照片,男方看好女方就来,相中就结婚,不成再给路费让人家回去。没想到这个方式如今传到了我们知青头上。这里还是北大荒啊!

 

磨蹭到下午3点多,我和韩利民拉着一车沙子回到连,那帮老娘们还在地里干活。我问老韩大姐:咋样了?她反而装起糊涂:什么咋样了,你自己看嘛。这时一个年龄大些的大姐指着远处的家属房激动地说:快看哪,冒烟了!还指着告诉我是第二排西边第一个烟筒。我不稍,说:那和我们有啥关系!老韩大姐的山东腔又冲我来了:嘛没关系,真是笨哪!那帮老娘们好像她们胜利了一样吵吵成啦! 成啦!我更不解了,烟筒冒烟和成啦是啥关系?这个脑筋急转弯真难住我了。老韩大姐陪着我边走边问:你看到别人家的烟筒冒烟了吗?那倒没有,就一家。她接着说:还没下工没到做饭时间,她们家冒烟,是做饭招待相亲的对象啦,那就是谈成啦。不成能招待吗?我心里一阵惊喜。虽然让人骂了,但弄明白了冒烟和成啦的关系,这个难弯转过来了。

 

一进屋,我受到了最高待遇:脱鞋上炕,坐主位,好话听了一大堆。山东姑娘中等个头,长相健康,大大方方,而我们的大上海倒成了没见过世面的阿乡。我问同意处对像吗,他红着脸,点点头,恨不得把脑袋钻到裤裆里。酒足饭饱,送客出门,山东姑娘的表姐意犹未尽和我讲了好多话,喝了人家酒,听清没听清只有点头的份了。

 

回到连队第四天下午两点多,靠抚饶公路边四连张指导员打电话给我:你对象从山东来啦,现在我这儿,来接吧。我懵了:你开什么玩笑啊,我哪里有什么对像?还山东对像!张指导员说:我看她走的一身汗,问她找谁,说来找你们连对象的。问对象是谁,开始红着脸不讲,再问49连都认识谁,她说认识指导员,姓凡,别人不认识,人家不会说错吧?我连说两个不可能。张指导员又说:这会儿那姑娘听你不认,急哭了。人家走了快6个钟头,这荒地上也没有人家,一会儿天黑了让她怎么办,我也没法办,只能向营领导汇报了。我知道张指导员是个严肃认真的人,不会开玩笑,连忙说你们等着,我过来。我借辆自行车赶到四连。一见面,那山东姑娘泪汪汪地说:你不认识俺了?我这才转过弯,恍然大悟,原来是大上海的对象啊。你为什么说我是你对象呢?她说:”不知道他叫什么,就讲对象姓凡;别人不认识,那天认识的你,就说只认识指导员嘛。我问她不知道对象叫什么名字吗?她红着脸摇摇头。真是天大的冤枉啊,大上海和我一个姓,阴阳差错,把我们弄到一起了。张指导员也笑了,连说不怪他。回连队的路上,我问山东姑娘:这么远的路你不怕狼吗?她红着脸不吱声。我知道她怕时间长了大上海变心,事黄了。我心里不由产生一种悲楚:只见一面,连名字都不知道,就这样来了。这是命运的安排吗?我相信,大上海是我们的卡西莫多,心好着呢!不会辜负这山东姑娘的。

 

第二天我打电话给老韩大姐,问她怎么不打招呼,这么快就让人来了,让我怎么办。没想到她还蛮不讲理起来:你是介绍银(人),我咋知道?在平时那些职工没人和我这样说话,只有这个韩大姐得让她三分。见我半天不吱声,她又接着说:你答应给人家解决房子,给抓小猪崽,都不算数啦?问楞了,绝对问楞了!我什么时候答应的?相亲吃饭的时候啊!吃完喝完就忘了。我只有狠狠拍几下自己的头,让人家饶进去了。我讲就那么几户家属房都住满了,让谁倒房子。看谁家有俩屋,商量先借一间,明年有了再还嘛。再说就一头母猪刚有崽,早就被人盯上了,下几个还不知道呢。她又说:你们连谁说了算,都是知青你还能不帮忙!我真的无语了,人家早都给你算计好了,就是自己转不过弯来,谁让你不懂这些人情世故呢。

 

在随后的三天里,连里派车拉大上海俩到团里领了结婚证;副连长老王倒出了西屋,还送了一床被;大家又帮着收拾一下。连第一个上海知青的家,就这样立成了。后来,大上海携新娘子探亲回来请我们喝喜酒,席间我问他:“听说新娘子在南京路迷路两天,你急哭没有?他红着脸不吱声。大家哈哈一笑,更多的层意是为上海的繁华而自豪;后来,我离开连后听说大上海出了工伤,锯掉了四根手指,那位山东媳妇始终不离不弃;再后来,听说大上海也随着返城大潮携那娘仨(两个儿子)回到了上海。之后再未听到他的信息,不知过的咋样。(谨以此文向那些在荒原艰苦生活中给我们知青关心和温暖的老韩大姐们,老职工们深表谢意。)

       1975年三连[49 ]的故事,修改于2016 ,2)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