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老凡的博客

回味当年,享受现在。广交朋友,欢乐开怀

 
 
 

日志

 
 
关于我

老知青开垦北大荒.建三江保卫珍宝岛. 老战士建设新上海.东海滨作出新贡献. 老年人退休忆往事.学电脑接受新科技. 老朋友难忘黑土情.上网络夕阳映晚霞.

网易考拉推荐

【转发,陈盈科】留在抚远的梦,都是pk惹的  

2016-06-30 21:21:3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发,陈盈科】留在抚远的梦,都是pk惹的 - 老凡 - 老凡的博客

   都是pk惹的                                                                   
   
我有一次不小心说了句真话,看了我营战友朱家麟先生当年的几篇日记后,我不禁感慨道:唉,这些文字真无情啊!
   
这么说恐怕有不礼貌之嫌,说过后总想找机会解释一下——我指的是文字,侬晓得哇,和朱先生本人的情商如何是没有关系的。
   
当七零年的我们没有任何包装出现在朱先生博客里的时候,我常有半信半疑的感觉——那应该就是我们,朱先生绝对犯不上为了什么目的去篡改那些琐事,可我们真的就是那样吗!这本日记的“无情”就在此,我们想回避的,想忘记的,想一笑一撇嘴,打个马虎眼省略的事实变成了白纸黑字摆在眼前,你只能再次让自己去面对你记忆中有意无意遗漏的那部分,面对你那时的真实面貌。
   
我于是翻起箱子来,找到了一些当年留下的家信和散乱的日记,和朱先生
70年的思想状态对照一下,竟是惊人的相似,我们都操一种语言,思路循的都是一条既左而窄的套路,初到边疆,我们就是靠的这种信念战胜了城市温馨生活和边疆艰难创业的巨大反差,但又不得不承认,人这样确实有点傻,我和朱先生,和大家都一样的傻,我们现在姑且将这称作“纯极而傻”,我和很多人至今仍觉得这不但不丢人,而且还挺……那啥。
   
有一位现在隐在上海的北方汉子曾撺掇我和朱先生
PK一下当年的革命境界,我没敢接招,这本是件很容易的事,我那些“故纸堆”就在手边,随便翻开一页,便能见到那些铿锵有力的句子,摘下一段贴出,就和朱先生当年一样革命了,你比如那年麦收收尾时,咱这样写道:
  “麦收结束了,但这并不意味着往后可以清闲一些,我们十分清楚,跟着毛主席干革命,就要永远用艰苦奋斗的革命精神去对待我们的事业,舒服、安逸不是无产阶级所需要的,苦干了一个多月的我们,要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以更加昂扬的斗志投入新的战斗,为革命脱好谷。毛主席说,成千成万的先烈,在我们的前头英勇地牺牲……”
  标准吧!有境界吧!革命青年嘛,真
Pk起来谁服谁呀!当然,你若现在看,我们说来说去的这些话都很空,可说实在的,这并不虚假,我们当时就是这么想的,也是努力这么去做的。
  看朱先生的日记,更可以证明这样喊着口号纯洁地生活着的人到处都是,一师有,六师有,若收集全国知青的日记,肯定会怀疑大家在彼此抄袭,不同的只是词句的排列顺序。 
  我骨子里仍会为我们曾有的纯正的革命精神骄傲,同时也为那个时代悲哀,一个民族的语言和文字居然曾经被简化到这种程度,表决心时,人们会排列这三十个词句,写总结时用另四十个词,写检查,你懂的,把“不够刻苦”、“深刻教训”、“努力改造”、“今后一定”等等二十几个词组用副词连上,配齐标点,就算完成了;而无论批判谁,我们都会“气炸了肺”,而后立马表态,“一千个不答应,一万个……”。
  关于当时我们全体的文字使用情况,朱先生那位同连战友高耀旭先生曾比较经典地总结过,当然他说的是写那种要配有一些诗词的高档文章的经验,作者需要有点造诣,不过即使配诗词也只是那几段,全国人民都会背,排列不好,也很容易写重的。
  不光我们如此,报纸、广播也在和我们争抢这些词组和诗句,真难以想象,我们竟在这样的语境里不知不觉生活了十多年,而且感觉正常,不觉得自己贫乏,那年开“赛诗会”时,咱还偷偷地觉得自己的诗写得比小靳庄那些诗圣强呢。
  看出自己可怜还是在后来,我记得文革刚结束时,乍捧起那些名著,无论古今中外的书,里面的句子竟是经常念不顺,我们可还算是知识青年呐!我的天,多悬啊,有好几千年历史的汉语和中文,差点没就此打住,让人自豪的文明险些演变回归成一个做了阉割手术后的没有灵气的土著文化。
  我想,人类刚有语言时,肯定极简单,“我要吃”,“狼来了”,“我要和你好”……简单是简单,可语言的诞生促进了人智力的发展,人的智慧又进一步丰富了语言。语言复杂而细腻,是文化灿烂的标志,代表着你族群的文明程度。几千年后,当我们大气磅礴地粪土了历史上所有朝代,豪迈地挥手道“还看今朝”时,却让语言和文字日趋简单,泛出了土著气味,我们还那么理直气壮的管这叫进步吗!
  闲书看过几本就不免要有点体会,我权且把博客当做酒桌或兵团时期的班排座谈会,壮胆发几句言。
  语言这东西不能小看,她决定了一个群体的思想和文化,有心理学家说,人是靠语言去思想的,医生们测试一个正在做梦的人,发现他的喉头和声带居然是随梦境在微弱地动作着,看看,连做个梦,都是需要用语言去做的!这定义若成立,我们会由此明白一些问题:无论个人还是群体,语言简单,思想也会简单,如果大家都简单了,一个群体就容易做到“一致”,而这种“一致”恰是领导者(统治者)处心积虑所追求的,我们斗胆站在高处设身处地地想一下,当初领袖说“理工科大学还是要办的”出自一种什么心理?那就是他老人家不小心流露出的所有帝王的心里话:尔等只需当好劳动力,工匠多高级朕都不怕,火箭上天,亩产万斤,多多益善,高高益善,但政治、法律、经济、历史诸人文社会领域你们就不要想那么多了,这些自有朝廷把握操持,尔等不知也罢,我朝顺民不必,也不许染指。
  我们受教育时恰好就赶上这个阶段,黄书都烧了,毒草不敢发芽了,从小就教我们只说正确的话,没有其他选择,而这些正确的话在自由、天然、美丽的汉语中只占百分之
n,而如果依心理学那个定义,只掌握百分之n语言的我们,思维能力也就只能达到正常状态下的百分之n,后来我们数年间不知疲倦的写出那些大同小异、充满激情的文字,或许就是这种教育的成果。当然,这种效果在某些特定时候要算是理想的,比如外敌入侵,几亿人万众一心,“试看天下谁能敌”,那自是很豪迈的。可为了其他目的,在所有时间,让所有人都永远处在“大敌当前”的状态,像趴在战壕里的兵一样,一举一动全听命令,这就不公平了,强迫人“心往一处想”,侵犯大家权利了!
  值得庆幸的是这个“理想状态”没有持续得更久,不管是必然还是侥幸,我们悠久的文化最终胜了,这一番起伏,历史用几十年的时间证明给我们看的是,千百年民族智慧的结晶就是比用响亮套话加权力临时拼凑起来的建筑,有更强的生命力。
  以上是我企图理清的思路,该怎样看待我们那时的激情?这是个问题,是一道不是只说
yesno就能回答的难题。
  看我们留下的那些文字,不由得会想起红旗,想起队伍,很美,很浪漫。可我们现在毕竟到了老年,少了盲目,多了理智,有条件去正视任何事情了。您能接受这句话吧:美的东西不一定正确。或者换种说法,我们的青春曾经很美,而时代有问题,这是个挺令人遗憾的组合,我们后来的种种经历和所付的代价应该可以证明这点。
  我相信很多知青老乡和我一样,一回首,便会思绪纠结,充满莫明的矛盾,评价那年代的我们,靠争吵不会有结果,而且也不需要争出个标准答案来,老年人的特点就是顽固,谁都有他人无法动摇的蔫主意。
  所以说绕了半天只是亮出了自家的思路,而本人依然在矛盾中,对过去种种,不忍否定,又无法肯定,真乃是剪不断,理还乱,好一团五味杂陈的乱麻。希望您,我的战友,也来想想,把我们总说不清的那些感觉整理整理,说说,最好能讨论讨论,去他的结论,我们不要结论,只是聊聊这个话题,还像我们那时在班里、排里开会那样,用那句最通俗的话作开头:我觉得吧…… 


  再不礼貌一回,将您一句:您若算只有胆量的猫,就探出爪来,试试这团麻!
 
 
 
 
                     
2014-08-04 22:36:23
              

  评论这张
 
阅读(4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